最伤感网名-第一次相亲之后

  汪汪好像能听懂话,欢脱地摇着尾巴,叫自己名字“汪汪汪”。

 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,这一生能有什么我已清楚。

  当李侑子站在自家大敞四开的门外,望着屋内那一片惨不忍睹的狼藉后。她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冲进屋里,而是冲下楼。

  李侑子发现自己的化骨掌都像是打到了棉花上,她把结婚证往地上一摔:“别说了!离婚”。

  但拨了几遍都直接被挂断,嘟嘟嘟嘟嘟……响了一声又一声就是没人接。

  我不要思念你,我要紧挨着你。

  我将用我一生的细节真爱你细节的一生

  侑子坐在沙发上,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。手机上有十多个未接电话全是许树打来的。

  侑子走到许树身边,被一个宽阔的拥抱包裹,她心满意足地靠在许树身上,看着小婴儿和汪汪说:“这是我能想到最美好的生活”。

  许树说:“侑子,要不咱俩养条狗吧,大狗,高大威猛的那种。跟门神似的往门口一蹲,贼敢伸脚就给他咬掉,怎么样”。

  李侑子想起那本结婚证,起身走到卧室,藏在枕套里的存折都给翻走了,但结婚证还在,不过侑子现在倒希望结婚证不在了。

  后来秋去春来,在夏天的最炎热的时候侑子家多了个小女孩。小摇篮晃啊晃啊,小婴儿盯着摇篮上头五颜六色的小挂铃咯咯笑个不停,而汪汪则乖乖地趴在摇篮旁边,除了吃食儿时会离开一小会儿,其余时间都成了兼职“保姆”。

  许树沉默了,侑子妈说:“那这狗,我还得抱走”。

  俩人一路兴高采烈地讨论着,是买条大苏牧,还是买条萨摩?萨摩不行看谁都笑呵呵的,那哈士奇呢?一提哈士奇,俩人笑得肚子疼,不行太二了,都说狗随主子,容易暴露咱俩智商。

  而且这狗还好色,就喜欢长得好看的。侑子的闺蜜欢欢一来,那双又细又长的大白腿就成了它的御座,谁一靠近欢欢,还会被它狂吠自己的名字“汪汪,汪汪”。

 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原本焕然出的光彩也一点点黯淡下来。

  大姐结婚老多年,孩子都读高中了,早就过了为爱痴狂的年龄,那天却是心头一热,当即拍板,“你俩的证钱我出了,祝你俩感情甜蜜,天长地久”。

  没错,就是你猜到的那个。

  但既然捡了他就要对他负责,俩人给小狗送去宠物医院打了半个月的点滴,又去办了个狗证。给狗起名的时候,俩人起了争执。

  “诶……”两个人异口同声,四目相对时,侑子还不自然地错开了目光, 励志教育文章-, 有些不好意思,还有点羞涩。

  我只请求一件事——

  相信我的一生就是你的一生

  汪汪欢脱地拿小脑袋一个劲儿的蹭许树的裤腿,小尾巴摇得直起劲儿。

  侑子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,她蹲在地上痛哭流涕,她把最重要的——当初的那种感觉丢掉了。

  许树说:“嗯,因为有你,有宝宝,还有我们的小天使汪汪,这也是我所能想起的幸福”。

  侑子看着小狗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跟许树说:“你看它好忧郁啊”。

  而李侑子过了刚才那股子冲动的劲儿,在愤怒魔鬼被理智打压下去后也开始后悔自己脱口而出的那两个字。

  2

  他拿手量了量那狗的身长,一巴掌短,两巴掌长,瘦得皮包骨头,四条小短腿瘦的好像麻杆。身上的皮毛花色斑驳,一看就是多国混血——没混好的那种。小小的一个身体,侧躺在台子上,一口气儿出好半天才有下一口气儿入,全身上下唯独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些活气儿,还倍儿忧郁。

  李侑子笑得时候回头,余光发现一条小花狗跟着他俩一路。她用手拐了下许树,他停小狗停,他走小狗走。

  10

  一年前,家里遭了贼,许树和侑子商量着买一条大狗,高大威猛,蹲在门口像门神的那种。结果在路上捡到了汪汪这条,八国混血的小脏狗。

  以前没有小孩子的时候,汪汪就是小夫妻俩的孩子,整天逗着玩。可现在家里有了小孩儿,许树整天在医院忙个不停,侑子虽然不出差了,但公司里有晋升机会,也忙得像个陀螺。所以两家的老人纷纷出动,轮着帮忙照顾孩子。

  侑子矫情涌上心头,想起自己最惊慌失措的时候没拨通的那几个电话,她大嚷:“我回来了怎么的,贼比我先来一步啊!许树,我这是没在家,如果正好赶上点了,是不是你现在就看见个死人了”。

  4

  但李侑子所预想的婚姻不是这样的,她希望自己每个夜晚都能枕在丈夫的臂弯,听他读一首自己喜欢的诗。两个人能够在互道一声“晚安”后,睁开眼后再说一句“早安”。

  客厅里传来许树的声音,他步履匆忙见到侑子脸上焦急化作欣喜:“呀,老婆回来啦”。

  12

  把你的手给我,把你的手放在我心口

  在家里养了一年,他和侑子没事儿就考究一下汪汪的血统,觉得他祖上应该有土狗和狐狸狗的基因,它两耳尖尖总是竖着,鼻头上有块小灰斑,身上黄一块,黑一块,白一块,它妈当初怀的随心所欲,它自己也长得为所欲为。

  许树有天晚上回家,直接走到小婴儿的摇篮前,发现一孩一狗都在呼呼大睡。许树捏了捏小宝贝儿肉嘟嘟的脸颊,又蹭了蹭汪汪的鼻头。

  按侑子的说法是,这狗长得都这么“杀马特”了,咱们也别给他起的太“非主流”。还是朴素低调一点比较好。

  8

  接着一人一狗,全被侑子扫地出门。

  侑子干脆闭嘴不吱声,横了心不可能送汪汪走。

  “就是这个……”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兽医透过镜片看着面前躺着的“病人”。

  许树之前一直在妻前当孝子,在丈母娘面前做贤孙,人是好脾气跟谁都没急头白脸过,但这回却是咬定了主意,他在狗在,他亡狗亡。

  于是……高大威猛的狗没买到,倒是捡了条八国混血的小脏狗。

  3

  李侑子被看多了就吼过去:“瞅啥瞅!再瞅我削你!我还能跟你抢狗粮吃啊”。
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情感文章_美文故事_散文欣赏的文章!
上一篇: 关于幸福的日志-爱的太深,容易看见伤痕
下一篇: 想念你的时候-朋友祝福中 你轻轻地掀开我洁白的头纱 是我们向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