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然的个性签名-关于小轩窗的文章

  我躲于林后,静观屋内的动静。只见伊人将发髻盘好,轻盈起身,走向窗边。在我正面看到她美丽容颜的时候,心跳在那一刻,如芬芳的花开般静止。窥得伊人面,淡妆惹人怜。素颜淡妆,略加修饰即可如天仙下凡般惹人留恋。青丝不乱,举止轻盈娇羞,难以想象,她的言谈应会是多么的优雅。就这样不予言语,呆呆的看着她的美。不求与她攀谈,只求时间能定格此刻,直至永恒。
  草长莺飞, 经典哲理文章-,溪水长流。彼岸,桃花盛开。粉色的花,花开已成海。我在此岸观望,听鸟鸣,闻花香,看着彼岸粉嫩的花和花间舞动的蝶。我感受到了心中的愉悦和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。美妙,无以言说亦无法描摹!
  梦中,我身袭一身古装,游走在不知年月的宋唐,为寻一方远离喧嚣的圣地,为寻一场惊艳于世的花开,花开后的伊人来。
  也真好~
  日子如流水一般,生命不息,奔腾不止,可惜如江河般壮阔的少,似小溪般无声的多,很多人就像沙漠里的暗河,流着流着就不见了。我记得看过一个短篇,这是我看过的不多的短篇中的一个,所以依稀还记得,有一个爱上穷小子的富家女子,家族落败后需要出去和亲,姑且是那么个意思,但是她放不下自己所爱的人,于是,她穿上最美的衣服,画了最美的妆容,约自己爱的人去买菜,然后听演唱会,中午吃西餐,下午看电一影,晚上自己动手烛光晚餐,最后过了一一夜……第二天她要走,男的不让,女子说,我最好的一天都给了你,此后的一生,最多是这一天的重复,既然有了这一天,何必还要以后的一生呢。
  彭山墓,短松冈。月露冷,一派凄凉。温一壶月色,静静泻在刻你名字的碑上。寒蝶恋恋,秋花依依。抱着脉脉的愁,手挥舞,琴声飞扬,再一曲梅花三弄,别了,弗儿。

  

  是不是也要像苏轼一样,在梦中,才能见到想见的人,做想做的事,醒来,却依旧要为生计奔波,向命运低头。记得小学时写作文,谈到理想的时候,经常用一句,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如何如何,现在想起来真笑。
  烟色的回忆,慢慢褪去。
  行走在竹海之间,踏在久未清扫的落叶上,当脚面着力点处发出那咯吱厚实的声响时,心在那一刻感到的是踏实与平静。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觉,让人联想到世人所提的那句:“淡泊名利,宁静致远”。独自一人,在林间寻找,我猜想,这竹林深处或许会住有修行的隐士或得道的高人。行至竹林深处,不经意间看见地面新出的竹笋有被人采食的痕迹,不远处升腾起的青烟,毋庸置疑的说明了这里有人居住,而且应该还是住了很久。好奇伴着激动,让我感到像是在辽阔湛蓝的天空突然看见一只异常美丽的纸鸢,欣喜若狂。看着那袅袅的炊烟,升腾于蓝天白云之间;我迎合着风轻盈的脚步,寻觅在苍翠挺拔的竹海之间。
  晨风微凉,垂柳轻飘,像那梦中你,清秀的发梢。你动人的眼眸,夺魄摄魂,让人忍不住思念成伤,恋成章!
  
  随着炊烟,我加速前行。在竹林略加开阔的地段,我望见一座柴扉微闭的小屋,屋外的轩窗,用如指粗细的竹竿撑起,屋内的香炉依稀可见,淡淡的香烟飘散于屋内,平添了几分安逸。未敢去冒然叩门,生怕会惊扰到屋中的主人。游走在屋外,看屋后耕种的菜苗,如此青嫩。苗尖轻坠的水珠,想必是主人刚浇过水。苗圃旁有井,辘轳旁盛开着娇艳的花。看其沧桑的辘轳,就知其已年代久远。至于那些异常芬芳的花,恕我孤陋寡闻,还真未曾见过,所以就很难知其花名。只知它美丽的让人心碎,芬芳的让人陶醉。迷人的花香,让人醉于这美丽安逸的圣地。赏花之时不慎窥见一人,轩窗之内浅梳妆。虽不见其面,但猜想她定是位倾国的佳人。期待她转身之时可看见她倾世的容颜,但又怕她在转身之时会看见我;想去问她为何会不问世事,隐匿于此,但又怕我的唐突,破坏掉这里所属的安逸,让人生厌。被人讨厌,是生平最不愿做的事。所以,通常我会避开讨厌我的人,眼不见,心不烦,这应该是最好的做法,至少,我是这么认为!
  篇二:小轩窗
  十年的天涯流落,依然是思无穷尽,依然是无法释怀,弱水三千,我独饮一瓢你的红颜。也罢。也罢。十年相思。自然难忘。
  曾记否,雕花铜镜前,为你画眉,本是一世连理,怎料它晚风来急,散了你未妆的胭脂,散了我们未满的姻缘。
  韶光易老。朱颜已改。我恐怕已不是当年你那个夫君,颠簸的仕途,迷离的情感,心已成灰。千里之外,无数黑夜,我只等一轮明月。怕是月圆夜,你我相见亦无言。
  今天看了一本,作者给其中一个人起名叫孤坟,我想可能取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中的一词,后来填坑的时候果然如此,有故事,媳妇儿去桂林后就再没回来,他仿佛幻视幻听一般,总感觉媳妇儿在午夜梦回的时候,坐在常用的梳妆台前梳妆,于是就用了这样一个名字,看到这里,我猛地想起了那一首词:
  前几天遇到几个朋友,以前总喜欢胡诌几句的,问为什么最近不大爱写东西了,我说没什么感触,政治、时事的东西是不碰的,不想说也不想听,风花雪月的故事过了年龄,说几句话就烦了,哪有那么多闲心陪不认识的人瞎聊,诗词歌赋已经很久不看了,猪油吃多了,心都蒙上一层,看不出本来面目,如果说还有一点点兴趣的,那就是读书了,前几天还跟小七说,我跟诸葛亮是一个流派的,好读书不求甚解(陶渊明语),因此也没什么感悟,想诸葛亮如果没有遇到刘玄德,还不是要高卧隆中读书,古人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,以马来说,蒙古马擅长平地冲锋,后劲不足,而滇马耐力好,爆发力不强,至于什么样的马好,就要看你想干什么了,我想这两种马都会有好坏,看能不能用,会不会用了。
  十年之前,你我相知。
  
  
  酒醒,人去。凭栏而望,只是一场水月镜花。
  以前打游戏的时候,感悟还是很多的,毕竟一辈子能体验多种人生,结交的朋友也是天南地北,甚至和美国英国的朋友的一起冲锋陷阵,不能不说是一种独特的体验,现在年龄大操作慢主要也没这个时间和精力了,不能混在一帮小孩当中,但是看看网游小说还是可以的,虽然太监比较多。
 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——苏轼
  人间天上,不过一扇小轩窗。前尘,与你相伴。今生,与你相守。来世,与你相约。
  篇三:入梦见伊人,小轩窗、正梳妆
  小轩窗,正梳妆。
  结局记不清了,但是这几句依稀的话,却一直在脑海中萦绕不去,有几个人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,有多少人的一生其实只不过是那一天的重复,早上起床三件事,吃完早饭开始干活,你周一就知道这一周要干什么,你一月份就知道十二月份要干什么,天天如此,月月如此,年年如此,你死的时候,数数日子,其实只活了那么几天,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,这是多么无聊的事情,其实过了那一天,还活着干什么呢?(中国散文网- )
  那时候真二
  十年之后,你我相离。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  鸡鸣三遍,一声听似清脆但却响不逢时的铃声将人从梦中唤醒。那未作完的梦, 空间名字伤感-,只能搁浅于微亮的天边。带着倾慕,带着遗憾,带着未完的期盼,人醒了,梦碎了,心醉了。
  临水而望,桃园后应是一片竹林。生平爱竹,曾天真的想过要在自家后院种满竹,只留出一条羊肠小道,待竹子长密之时,就真的曲径通幽了。但后来父母不允,说竹林遮阳太阴,蛇虫喜阴,会招来那些的吐着信子,冷血的虫子。我想着害怕,此事只能作罢。好奇牵着我,踏着古道,一路寻找,穿过桃园,穿过那古朴沧桑的石桥,行走在和煦的风中,行走在垂柳拂堤的岸旁。听取着鸟雀相鸣,感知到自在胜仙。
  篇一:小轩窗·正梳妆
 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:明月夜,短松冈。
  轻叹人世事,如愿能几许?凡世盛开的花,不及梦中的花香。尘世妖艳轻浮的女子,怎敌梦中你的儒雅,你的娇羞。
  雾氤氲,人离落。黄花泻了生死。
  明月夜,夜色似墨。半醉似醒间,见得你我新婚燕尔之景,金簪银镯,一习红纱,端坐在梳妆台前,淡淡的胭脂,淡淡的眉。“弗儿,真的是你吗?”我又惊又喜,”你还是那样不懂得爱惜自己,只知道为我着想,看看你的眉毛,还是那样淡,来,让我帮你画”我快步上前,刚拿了笔。你却离我而去。弗儿!冷风拂过脸颊,月色依旧明朗。举起倒在地上的酒壶,仰天长叹。
  河水在江,伊人在梦。伊人不见君,孤君念伊人。
  一语难诉相思,点点离愁。此时的遗憾,正如郑光祖的《蟾宫曲·梦中作》半窗幽梦微茫,歌罢钱塘,赋罢高唐。风入罗帏,爽入疏棂,月照纱窗。缥缈见梨花淡妆,依稀闻兰麝余香。唤起思量,待不思量,怎不思量!
  三千青丝,三千情丝。剪不短。理还乱
  雨缜密,风疏骤。满地黄花堆积,溢满回忆。
  涉足一方远离喧嚣的圣地,风中夹杂着些许沁人心脾的花香,远处传来鸟鸣,不绝于耳,清脆悠长。带着好奇,随着花香,我步履轻盈的寻找,怕扰了这方领域的精灵。身旁,流淌的溪水,清可见底,鱼儿在水中嬉戏,自由快活的让人羡慕。
  夜至,将一切喧嚣闭合。夜色弥漫, 励志美文欣赏-,一轮新月高悬于空,推开窗,伴着和煦的风,心儿在似水的月光中轻荡。月洒一地清辉,孤君悄然入梦。
  凡世花开,我在江南等你,等那个梦中的你。  梦魂几度,你我泪眼相见。诉不尽的惆怅,只化作千点相思泪,问候你独卧短松冈的苦楚。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  十年的寂寞,十年的思量,与谁诉?
  风合着鸟鸣花香,前行在一望无际的竹海。放眼看不到边的竹,让人心生坦荡。挺拔青翠的竹,节节高升,一直延伸到天尽头。走在林间,依稀能听见竹笋破土而出拔节的声响,坚定有力。那依稀可辨的声响,似乎只是为世人宣读那句要成长,需努力的真理!
  近来多梦,童年的玩伴、中学的师长、大学的兄弟……一切过往,都在梦中一一呈现,甚至有些过去的残梦,居然也在其中渐渐补齐, 英语文章网-,有诗云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现在猛然回头,才发现自己过去不想要的,才是现在最珍惜的,只可惜,很多东西已经晚了,迟了,尽了。
  十年颠沛,十年流离。依旧用泥金小篆写词,只是没有了当年的气魄。仍是为仕途奔波,却终是落得容颜憔悴。每到夜深酒醒时,剪烛把盏,轻拂你曾拭泪的翠袖。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情感文章_美文故事_散文欣赏的文章!
上一篇: 心痛日志-一个人失忆的文章
下一篇: 思恋的滋味-邂逅的文章